在種樹的土地上譜曲—蔡宜璋的都市轉角(上)

發佈日期:2021-06-17 16:32:19

當一首曲子開始播放,前奏緩緩從遠方響起,來到眼前與第一旋律銜接,交織成主歌,扣著人心也帶上情緒,把眾人的期待向上堆高再堆高,接著冷不防在一個巧妙的過渡節奏中,如魔法般,把旋律轉換上了嶄新的一章,那是最令人期待的第二旋律;是朗朗上口的副歌,此時眾人的五感彷彿得到了撫慰,隨著音樂平靜下來。這不但是一首音樂的起始的主結構,也是建築師蔡宜璋在規劃建築時所行走的樂譜,而他樂於將建築構築成「城市裡的過渡節奏」,一個能讓人喘口氣、期待,並且將城市中那宛如兩者的風格,巧妙融合與過渡的轉角。

一筆一畫點綴生命篇章中的圓滿-郭吳富美的繽紛世界

發佈日期:2021-02-09 18:01:32

圓形,是郭吳富美的形狀,不單是她個人圓潤的氣息,圓的是她畫中萬事萬物各自豐盈的樣態,連背景中無形的氣息都以色彩繽紛的小圓點裝綴,圓的也是在她畫中的人們,那漆黑豆大的眼珠,渾圓深邃讓人聯想到《魔女宅急便》動畫中,畫家烏露絲拉在森林小屋的那幅作品;精靈般的詭譎氣息,卻有種令人敬畏與喜悅參半的童趣。

千山萬水的異鄉成了家鄉 胡家琪孵化台南的藝術美事

發佈日期:2020-08-31 14:14:35

「對我來說台北像頭,台中是心,而我總覺得台南像母腹,可以孕育著什麼,也可以『孵』化更多的事情,這個『孵』化的音要講好,不可以變成『腐』化,意思可差多了。」在香港成長的胡家琪表達速度飛快,活潑優雅併行,她不只讓嘴巴說話,身體的肢體語言也很豐富,偶爾中英文夾雜,偶爾中間會有幾個聲調對她而言難以發音的字詞,但似乎也不給她困擾,反而在笑談中成為對話的另一個亮點,製造了屬於她談話的細緻熨貼。

多層次傳銷公會理事長出爐 紅崴科技謝進興眾望所歸

發佈日期:2020-08-11 15:05:40

中華民國多層次傳銷商業同業公會7月下旬召開第3屆第1次會員大會,會中改選理監事及理事長,票選出第三屆的理監事新成員以及新任理事長紅崴科技集團董事長謝進興博士,謝進興強調接任理事長之後將任重道遠,全力保障直銷人的權益,促進傳銷產業更加蓬勃發展。

一方紅紙與摺疊人生-謝美鈴不只是剪紙

發佈日期:2020-07-02 10:53:53

號稱永遠18歲的謝美鈴,把時間拉回很久以前,她照著順序撿拾著過去的種種,堆疊排列,對摺整齊,接著再用一個結語,俐落整合,如一把剪刀裁過了層層疊疊的色紙,這是她摺疊起的人生,再尚未攤平之前,沒有人真正清楚她將呈現的畫面,攤開後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呢?在她滿滿的微笑中有了淡淡的答案。

新化林場百年禮讚 魏德聖:台灣三部曲在此開拍

發佈日期:2020-06-02 16:53:43

今天出席中興大學新化林場100周年慶的名導演魏德聖說,預計明年8月即將開拍的「台灣三部曲」重要的森林場景,百分之60都會在新化林場拍攝。

身影自在的一代奇人 鹿耳門漁夫-蔡奇蘭

發佈日期:2020-04-28 22:21:31

1999年的夏天,安南區鹿耳門聖母廟的右邊廂房,突然人潮杳踏,年紀有老有少,他們可不是一般信眾,每個人都揹個印有「台灣文史營」的袋子,感覺多了了一分書卷氣;後來站在台上的講師,更是令人驚艷,都是當時文學界的一時之選,各個大有來頭。例如,國寶級台灣作家葉石濤、國學大師陳冠學、國立藝術學院院長邱坤良、成功大學歷史系教授何培夫、名小說家李昂等等;而因緣際會,2000年的第二屆台灣文史營上,筆者成了工作團隊的一員,開啟了我跟這個活動的總舵手~人稱鹿耳門漁夫的蔡奇蘭的奇妙緣分。

記~甘惠忠神父對台灣的愛,謝謝您!

發佈日期:2020-04-18 09:06:16

2018年的春日下午,我們因為學甲伯利恆早療暨融合教育中心落成而進行了一趟採訪,如果得用一個顏色形容那天,我會說是白色的。記得悄聲推開房門,甘神父的客房溫暖明亮,上帝好像在這裡放了許多光忘了帶走,連坐在椅子上微笑的甘神父也如此明亮。我們的初見面卻也是最終回,但那一刻非常神奇,沒有陌生只有真誠的祝福,對我而言彷彿是個永恆。

柔軟理性的重劃地政之路~專訪地政局長陳淑美

發佈日期:2020-02-25 15:51:11

「我打一開始就知道這不容易,也一定會有必要的個人犧牲,但我想,我在台南這麼久了,地政又是我的專業,如果我不出來,會不會放棄了可能協助台南邁向更好的機會,當我這樣想,我就在心裡下定決心了!」台南市地政局長陳淑美的眼神在細框眼鏡下,看不出過多情緒,卻依然是笑彎的眼睛,以及滿滿的穩定,講話邏輯清晰;節奏也飛快,動筆抄寫著她的一字一句,彷彿回到學生時的教室裡,聽著陳淑美教授的地產開發課程。

黃文鍠的水道漫步對白

發佈日期:2020-02-13 12:53:14

不知道大家是否有這樣的經驗;心情愉悅地從花市挑了幾盆綠意盎然的植栽,想讓家裡增加一些綠意,頭幾天都還好好的,但後來那綠植竟然可憐地枯黃或是落葉,明明就按照著花市的標準去澆灌了,但後來回天乏術,只好靜靜等她完全死去後另做堆肥了!那些園藝細節總是過於繁雜與相當依靠經驗,於是讓一般人只能在一盆又一盆的死亡中學習。對於自己的小花園,我們可以用慢慢學習的心態,但對於黃文鍠來說,他從不是園藝專業,但他沒時間從太多失敗中去學習,況且他要面對的「花園」,是一個對外營業的古蹟-山上花園水道博物館。

第 1 頁 / 共 4 頁, 36 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