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山農民陳天財的堅毅故事 175公路的咖啡、龍眼、野蜜香

發佈時間:2023-10-24 10:50:11

第一次跟東山咖啡阿伯陳天財初相見,是透過當時任職中興林場的吳佾鴻場長牽線;我們相約在李子園的阿伯所經營的「十萬咖啡」碰面,再一同前往天財阿伯的處所。結果,當天提早抵達的我,卻一直看不著「李子園」,究竟在何處?最終攔了一位路人方知~原來「李子園」其實是個地名啊!

原來「李子園」不是「李子園」。

吳場長的車子熟練的蜿蜒而上,山間產業道路極其狹窄,有幾段的路程,旁邊的路樹彷彿在打車子的耳光一般,啪啪而過,有種異時空的奇妙體驗。但,更奇特的感受,則是在抵達的當下~那隻有著巨大獠牙的山豬,就在我眼前,真是驚嚇!那是陳天財獲報社區附近有野豬出沒,清晨趕緊出手去收拾了它,原來阿伯還是抓山豬的高手呢!

當日太陽高掛,天空藍的清澈,是適合曝曬咖啡豆的好時節;陳天財阿伯一路引領我們前往他們的曬豆場去。正在做日光浴的豆子們,整整齊齊攤在陽光下,各個慵懶,分別有蜜處理豆、水洗豆等等;但說實在,外行如我的眼,是分辨不出來的。陳天財認真地解說著,水洗、日曬跟蜜處理的不同之處;我則隨機挑了幾顆咖啡豆觀色、聞香,慢慢去體會其中細微的枝節;並且享受著站在海拔600多公尺的山上,遠眺一覽無遺美景的莫名清朗心情。

太陽高掛是曬咖啡豆的好時節

台灣的咖啡種苗多為原產於東非的小果咖啡(Coffea arabica),也就是俗稱的阿拉比卡種;因十五世紀時由阿拉伯商人壟斷,故得此名。阿拉比卡種咖啡口感精緻、漿果呈橢圓型,早期東山區栽種的也是「阿拉比咖」品種。

前些年,起源於衣索比亞森林的「藝伎」(Gesha或稱Geisha),也紅到台灣的咖啡世界;由於原名唸起來就跟著名的日本藝伎一樣,因此依此命名。「藝伎」以其獨特花香和甜美氣息,高昂的售價以及隨著需求的增長而獨占其名而廣為人知。尤其它在巴拿馬國寶豆杯測賽屢屢奪冠,一路獨霸到西元2007年,從此「藝伎」一戰成名。

起源於衣索比亞森林的「藝伎」

但相較於其他的咖啡樹種,「藝伎」根部系統並不強壯,甚至可以用脆弱來形容,種植的初期很容易腰折,因此,陳天財倚著他多年來的嫁接經驗及巧思,成功的將「藝伎」開枝散葉到自己的土地上;而他也不藏私的將嫁接的要點跟秘訣分享別人,讓大家共好,是個樂觀知足的智者。

陳天財是個樂觀知足的智者

在不屈不撓的努力與堅持下,陳天財一路披荊斬棘的走了過來,並且成了得獎的專業戶;不但在台南市精品咖啡評鑑、奪下冠軍,還前進美國,奪得咖啡品質協會、精品級認證。然而,咖啡的種植雖然難不倒陳天財,他對自己的咖啡品質自豪,但對通路推展這件事,卻著實讓他苦惱不已。

陳天財一路披荊斬棘的走了過來,並且成了得獎的專業戶

為了讓外界認識他的優質咖啡,陳天財除了積極參加各種比賽、評鑑,也和牽手一起在東山著名的175咖啡公路旁開設了「十萬咖啡」,以咖啡會友。偶然的際遇裡,緣匯於中興大學新化林場場長吳佾鴻博士;當時林場為了善盡教育界的社會責任,積極為各地小農開闢更多的通路,因此而牽起了彼此合作的契機,再為陳天財的咖啡路多啟了一扇窗;這也讓質樸好客的陳天財時時感念不已。

當時任職中興大學新化林場場長吳佾鴻博士與陳天財阿伯

陳天財有種渾然天成的山大王氣息,執著於土地與大自然共生共榮;除了以品質優良的咖啡聞名,近兩年又收購了附近半個山坡的老龍眼樹群,並且有令人稱羨的收穫。除此之外,陳天財的土地上還收攏了好多神秘的小精靈,不論是咖啡園,還是龍眼林,竟然都有一群群穿梭自如的野蜂飛舞;於是,珍貴的野蜂蜜又成為陳天財的特別的額外收入,只能說令人讚嘆啊!

珍貴的野蜂蜜成為珍貴的收成

如今,陳天財的子孫輩也返鄉歸來加入陣容,這種後繼有人的欣慰,讓他鬥志更加昂揚,明顯中氣更自信欣喜,真是替天財阿伯夫婦開心。路過台南東山175咖啡公路時,別忘記來高原里公車站牌旁的「十萬咖啡」,品嚐一杯真正新鮮又回甘的台灣咖啡吧!(撰文.攝影/張捷)

陳天財的牽手專注的挑揀咖啡豆
高原里公車站牌旁的「十萬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