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黑手藝術家 小貨卡上的精靈王國

發佈時間:2022-07-14 22:01:58
在絢爛的螢光中打造了一處醉人的魔幻島。(圖/黃俊帝提供)

對於我們的到訪,黃俊帝顯得有些靦腆,總是口口聲聲地說及:「這些都只是平常的興趣啦,是做好玩的而已。」然而這一玩,越玩越大。從自家工廠門口出發,信手佈置的黑光「秘境」景點,吸引了許多慕名而來踩點的民眾,而後受邀至嘉南藥理大學參與佈置校園新生活動,到了2021年,以在地藝術家;螢光裝置藝術創作者的身分,於台江文化中心戶外園區「出道」;帶領著居民一起完成了「萌生」夜光展覽。七彩螢光的花朵與飛舞的小仙子,精靈蘑菇屋和熱鬧的海底世界,黃俊帝在絢爛的螢光中打造了一處醉人的魔幻島,頓時也讓各界對這位在地藝術家充滿了好奇。

七彩螢光的花朵與飛舞的小仙子。(圖/黃俊帝提供)
熱鬧的海底世界。(圖/黃俊帝提供)
七彩螢光的花朵與飛舞的小仙子,精靈蘑菇屋。(圖/黃俊帝提供)

順著邀請的地址,來到安南區的一處集合式工廠廠房,直直的一條封閉小徑,右側是整齊劃一的鐵捲門與廠房,左邊則是一片空蕩蕩的田野,雜草和小果樹恣意生長,而荒地的另一頭就是呼嘯而過的主要幹道。

搭配著轟隆隆的機械聲響,陸續經過了一間堆疊雜物的倉庫、一間動作迅速的包裝工廠,某一間的大門彷彿活生生地吐著白霧,粒子隨著空壓機在空氣裡飛舞,越過那些雲霧,黃俊帝在後方不遠處揮著手,整個人和諧地融入在工廠背景裡,踩著快踏平的拖鞋,粗糙的手掌,釉色的板牙,個兒不高的他,在對外的社群軟體上有個煞氣的名字-神龍,但卻反差地有著文人般斯文的笑臉。

有著文人般斯文的笑臉。

這裡是黃俊帝所經營的小型塑膠射出工廠,從踏入到離開,後方機械聲沒有停過,妻子也一同協助趕工這批正在製做的機車零件。「早期我們也有嘗試過化妝品、文具和各種刀模,參數都不一樣,後來還是繼續做機車零件。是說不好意思,我們這裡沒有桌子,就坐在這裡吧!」黃俊帝走向工廠大門裡停妥的那輛藍色小貨車,經典外型敘著許多藍領故事,攤平了載貨的車斗;幾張紅頭塑膠椅擺上,這裡就是陪伴黃俊帝創作的小型工作室了!車斗木板上還依稀可見七彩的痕跡,也是他巧手打造夜晚精靈世界的發源舞台。

車斗木板上還依稀可見七彩的痕跡,也是打造夜晚精靈世界的發源舞台。

今年52歲的黃俊帝,從小有意識以來就熱愛美術,只是對於平面的畫作並不是那麼有興趣,摸索的過程裡,順著熱忱就讀長榮美工科,從此細緻的手工經過了訓練更加熟稔,也潛藏在粗獷的外表裡。一雙沾上粗糙的手,曾在工廠門口用鐵絲打造了軟澎的花和童趣十足的蘑菇屋,用汽車專用的補土製作魔法世界的樹精,和數個長出翅膀的小仙子,螢光系的蝴蝶生動地點綴各處,像極了兒時柑仔店的魔法版本。倚著熱情,黃俊帝在自家門口自辦了一場廣受好評的「秘境」的黑光藝術裝置展,如今放在小花園的裝置作品們,仍在戶外曬著太陽,成了幾隻悠閒浪貓的貓跳台,倒也是個有趣的風景。

小花園的裝置作品們,成了幾隻悠閒浪貓的貓跳台
黃俊帝在自家門口自辦了一場廣受好評的「秘境」的黑光藝術裝置展。

藍色貨車工作平台旁邊的小房間,是工廠的神明廳,也是黃俊帝從下營老家所恭迎的在地信仰。木製神桌和一旁的小型假山水造景也盡是出自他手,被裊裊沉煙薰黃的美耐板層架上,滿滿都是他所製作的公仔雕塑模型,精細的程度讓人驚奇。當琳瑯滿目的眼睛不知該往哪裡擺,他有些彆扭地淺笑,開始隨手介紹起桌上的龍龜擺件:「這是去年幫下營北極殿玄天上帝廟做的龍龜,那時候做了五、六尊,都拿去廟裡讓民眾結緣了!然後最近就正在準備武承恩公園的下營香文化祭。」

幫下營北極殿玄天上帝廟做的龍龜

黃俊帝口中的武承恩公園,就位在下營北極殿前方,每年春天都是在地香科活動的時間,而今年搭配上在地藝術家的手藝和願景,「在台南大家想到燈會就會想到月津港,想到下營就覺得好像只有鵝肉,我就想那為什麼我們下營沒有燈會?同樣有水也有公園,就想說可以試試看吧!」此時的一席話營造了藝術家的天真爛漫。

有著藝術家的天真爛漫。
栩栩如生的作品。

就在採訪後沒多久後的三月底,下營武承恩公園的文化祭正式開幕,一直到四月底公園都將有黑光藝術點綴相伴。無論是魔幻的小精靈、龍龜擺件或是為了燈會而打造的大型木船裝置,黃俊帝的熱情讓我想起了一些人們。腦中的記憶之海,映出了兒時校園裡,那幾位動作誇張;生性好動的同學,卻總是能細手細腳地,善用手邊資源,用美勞課所剩的竹片或免洗竹筷,經過美工刀、菜瓜布、塑膠直尺與時間的打磨,將腦中的創造力真實化為他們手中把玩的精緻武士刀。

看著黃俊帝全神貫注地坐在車斗後方,在日曆背面畫上設計圖,以汽車補土當雕塑基底,煙盒做為比例尺,還有為了分享而拍攝的幾張幽默照片,伴隨數個夜晚和清晨的交接,卻也仍深深地樂在其中。那是一個單純的魔法,純然地靠著喜愛為動力,就像在地信仰對他的影響熠燿,藍色小貨車、工廠頭家與藝術的魔幻感加成,燃燒著的熱情,就好似那「闔家平安」的紅布條,總是如此單純而強烈。(撰文/攝影◆方憶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