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思考羅耕甫 如本心延光而行(上)

發佈時間:2022-05-11 09:46:37
閃耀的低調極星~羅耕甫。(橙田建築|室研所/提供)

低調的始點

回頭整理著這次與羅耕甫的談話筆記,以時間序對照文字,意外地沒有書寫太多,我正納悶著過程時,看著隨筆疾寫下的幾個令人動容的註腳,恍然;一切彷彿散步於自然途中的呢喃,那些一閃而過無法用言語和邏輯去捕捉的靈光,就是和羅耕甫的對談,但他並非長篇大論、言不及意或是言語飄渺,他的思緒是真切的行走,他的夢遊則是自然的予人、予生命發展,就像他的建築不追求貴氣與高級的標籤,也不以生活美學而自限,卻仍能在之中感到舒適與驚奇,就如生活本身。

短短幾年的時間,羅耕甫拿到超過200個國內外知名的獎項肯定。

有些人的成績是靠著勤奮不懈的努力,但羅耕甫不是僅此,更想如此形容:是「命運」的安排。羅耕甫的橙田建築|室研所在官方網站上列出了近年重要的得獎紀錄,短短幾年的時間,他靠著十組作品,拿到了超過200個國內外知名的獎項肯定,其中包含赫赫有名的世界建築獎WAF、德國紅點設計獎、iF設計大獎、A+ Awards評審團大獎…等世界級的光環,他也曾和許多國際知名的建築師;隈研吾、Zaha Hadid、WOHA等人並列獲獎人,如此閃耀的經歷卻在台灣成為低調的極星,更正確的方位是南極星。

短短幾年的時間,羅耕甫拿到超過200個國內外知名的獎項肯定。

南方與眼下的軌跡

「我不覺得建築一定要怎麼樣,不同的基地就像不同的材料,要知道如何料理,將它用得最好才是重點。」羅耕甫這樣說道。同行眼中的他是個「異類」,他不做重複的設計,他把每個案子和土地都當做是一塊樸石,用敏銳的眼光找到如何展現光澤與美的方式。

坐在靚海築二樓,這棟由羅耕甫購地與自行設計的建築,是他的代表作之一。滿滿的獎狀與獎盃旁看得見陽光與樹影,不會有刺眼的光感,還能微微感受到雲朵飄過,羅耕甫曾提及他所在意「光的潤動」。時間的位移在這裡並沒有造成壓迫,反而成為了侃侃而談的燭光,橙田建築|室研所位在高雄的工作室,名稱有海,鄰近高雄粼粼的港灣,還有初衷裡,希望能成為台灣南北資源更趨平衡的一個重量。

田建築|室研所位在高雄的工作室。

說是重量,我更把它形容為一個方向,光是存在就能成為指引和反思。如同科學哲學理論中的平庸原則:「地球只是一個再普通也不過的行星。」但也因為著它的「存在」,我們思索著所有的可能,讓那些驚喜與意外都成為寶藏。

跳脫模式的生存之道

自然粗獷的臉龐,卻有雙纖細修長如提琴家的手指,某一年曾有二十個案子找上門,卻只接了兩件。非本科出身,連相關經歷都稱不上,「原本」念了一陣子的化工,後來以第一名的成績插大考上了高雄醫學院臨床心理學系。羅耕甫笑著說,其實數理才是他最強的科目,而他最想念的本來是經濟,清晰的頭腦、讀懂人心的眼光,一直是羅耕甫的生存強勢所在,而他真正與建築的相遇也都不在學校裡。

自然粗獷的臉龐,卻有雙纖細修長如提琴家的手指。(橙田建築|室研所/提供)

數理和經濟概念的本能,曾讓羅耕甫與地下期貨有緣,天份讓他嘗過瞬間的財富,但也承擔了拆夥認賠的瞬間負債,當時才大二的羅耕甫負債百萬,懂得看時機的他,在廣告事業大紅大紫的時候,跳入家教工作與廣告業裡拚命打工還債,也因此和室內設計牽上了線。

大學時期的羅耕甫,在室內設計領域展現了獨到的才華,受到公司的器重,但他同時也發現了限制,羅耕甫說:「到後來我常常有個疑問,為何我的設計都要遷就建築師?而且那些空間在我看來,就明顯地死板也不聰明,我不想一輩子當受限於他人的室內設計師,何況創造建築空間的是人,為什麼到了最後反而變成要人去遷就有問題的空間?」

醫學院畢業後,他放棄了本科與室內設計的豐沃待遇,轉而進到建築師事務所,從工程筆都不會拿的設計師開始學起,短短幾個月就在景觀設計上有耀人的表現,還自學剖面圖,帶著與生俱來的方向感航往建築的海流之中。(撰文/方憶芝)

羅耕甫的辦公室可以看得見陽光與樹影,呈現出他所在意「光的潤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