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堆中的國王和小丑-郭孟龍的熱血紙藝世界(下)

發佈時間:2021-10-26 21:27:13
上電玩快打專訪與納豆跟小小瑜。

門後的教室布置獲獎無數次,因為專注度而獲得的好成績更是從沒有過的經驗,那個順風順水的日子,終於在畢業專題後燃燒殆盡,「做完畢業專題,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燃燒完了!三年過去,我知道自己美術做得不錯,但老師建議我應該要升學,我卻也是先婉拒了,也許是想換個環境吧!當下我決定先入伍,沒想到當兵也和美術脫離不了關係…」從軍的日子讓郭孟龍更加肯定自己的紙雕功力,卻也在那個數饅頭的日子裡發現了自己門後的黑暗面。

動漫中不乏出現過一種經典劇情-出現與自己長得一樣的敵人;只不過這個敵人可能是黑色的複製人,也更可能是象徵著自己不曾看過的黑暗面。擁有過一次瀕死經驗的郭孟龍,對凡事可說是特別看得開,他總笑說:「我覺得高中那一年我已經死過一次了!我經過了那些連站都不能站的日子,所以凡事都樂觀看待,覺得沒有什麼太困難的事了!」沒想到話不能說得太早。

從軍的日子,因應當時的政策與人力調度,大大小小與美術相關的工作都找上了他。一個人當四個人用,嚴謹的軍事生活加上沒有時間喘口氣的休假,壓力爆棚的他曾經也站在生命的懸崖邊緣。毫無避諱地分享著這些回憶,郭孟龍坦蕩蕩面對自己的脆弱:「那時候我的體認是,我體會到人是群居動物,太過自由的人生會讓我害怕,太過孤單也會!」

自製色彩學桌遊教學(職訓)

樂觀的態度和自嘲的能量,是因為熬過了極端的體驗,得到了凡人珍貴的認知。郭孟龍帶著一手美術好手藝,做好了一疊招生傳單放在附近的美術社;這段時間他返家一邊幫忙著家中的便當店,也一邊在便當店的樓上開啟了教學生涯,斜槓的第一步,他也曾想過這樣的生活還挺不錯的。直到父母邁入了退休年紀,認真地詢問他想不想接手經營?當下他認真的說自己還沒辦法拿定主意,想兩邊都試試看,好在父母開明的態度支持他,也剛好碰上了美術工作的契機與好緣份,如今我們所在的空間,就是當初父母經營的便當店,只不過現在也被滿滿的公仔和作品覆蓋了。

熱縮片蘭花髮夾(職訓教學)

郭孟龍說最近的他不常做紙雕,反而因應職訓中心與才藝班的需求,開發了更多手工藝商品化的課程,時下流行的UV膠飾品、水泥灌模商品、客製化紙藝燈…等等,這些成了他的日常。而對於教學更是產生了興趣,他說:「我覺得有點像回到以前那個我想念的時光,以前大家會聚在一起分享漫畫,現在我就是把我會的分享給學生,上課的時候,大家聚在一起也很開心!」說著說著他從一旁的袋子中,拿出了厚厚一疊作品,熱烈地和我們分享著他目前所著迷的新興趣-桌遊。

郭孟龍說:「其實我覺得桌遊很像人生,就是一直做選擇,然後你也沒辦法確定未來會怎麼樣,會贏也會輸,但就是好好享受當下每一刻!像我就是樂於當一個歪樓的人!」近期的他與身心障礙福利單位合作,開發設計了幾款桌遊,希望讓死板的法規能更加遊戲化,也因為桌遊,更加拉近了他與孩子們的話題,也因此認識了一群共樂學習的桌遊夥伴。

他們每週相聚玩桌遊,大夥兒也成了郭孟龍的桌遊實驗試玩者,不停給他更多的靈感和建議,這樣的場景像漫畫的歡樂結局;其實那些轟轟烈烈的精彩過程,永遠都敘述著同一件事情-就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聚。

郭孟龍與夫人梁瓊云合影,在長勝營區啟用活動動物偶裝製作時刻。

在這個由紙雕當作地基的王國裡,許多事情被形容得胡鬧又搞笑,但別看紙張貌似脆弱,其實它能撐起得,不只是郭孟龍這位樂於分享的國王,它們同時也保存並聚合著;生命走過荒蕪再重生的熱血沸騰。

(左) 郭孟龍紙雕展。 (右) 夢幻球型卡片-藝術台南(黑琵水雉與台南美術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