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種樹的土地上譜曲.佳里星巴克 —蔡宜璋的都市轉角(下)

發佈時間:2021-06-25 19:40:45
「城市轉角」的概念被持續在蔡宜璋的作品中出現

「城市轉角」的概念被持續在蔡宜璋的作品中出現,此時我們跳往了台南另一個區域-佳里,在這裡談論另一座蔡宜璋的建築,也是近期躍上台南版面的佳里星巴克-佳皇喜苑。蔡宜璋打開了電腦中仍算新的檔案,向我們介紹了起來:「這座建築我想從樹談起,它也應該是一座由樹而生的建築,這塊基地的位置特殊,位在外環道進入佳里以及連接著蕭隴藝術園區的中間節點,像是一段旋律後的休止符,原本業主想將這裡打造成企業辦公室,但後來決定與星巴克連鎖咖啡合作,也成為新的經驗。」新的經驗是與如何將理想與國際企業的堅持達到平衡,新的對談造就了新的思維,以及浪漫思想中的現實。

「當時間進入21世紀,我覺得更重要的建築是創造人為與環境如何自然的對談,像一開始我就希望這個轉角一定要有樹,來與對面的小花園有個對映。」蔡宜璋口中的小花園,是一個小型而傳統的園藝店,但這樣的店舖在快速的外環道上的確成為會讓人停下的景色,如今興建好的星巴克與那株紫壇,成為了快速道旁的風景。

身為業主的佳皇開發建設也提起了這座建築如何地為佳里帶來了經濟上的群聚效應,而凡事不可能都盡善盡美,那完美中的不完美,又或是反之,對於建築師而言會是什麼呢?蔡宜璋面對這個問題,我們看見他在理性中透露的浪漫:「關於樹種我也有其他想像,而我也希望建築能有循環,像我一開始提出位在高處的咖啡渣回收系統,希望處理後的咖啡渣能成為這座土地的養分,包含那棵樹與攀在格柵的藤蔓以及室外的小花圃,我希望這座建築不只要有設備也要有植物,能綠意盎然,環境是不敗的題目,是能越老越好看的。」我彷彿在這番對白中找到了些蛛絲馬跡,一種對於環境與萬物的頻頻讚美,像是對神祇般的不可逆。

蔡宜璋說台南對他而言是座混血的城市,是嶄新與古典的融合,伴隨著世世代代的人們,同時也有著對土地永遠的訴說,沒有土地何來的城市與人們?看著眼前的蒼蒼白髮讓我想起曾經在照片中看到的狂亂模樣,板著面孔真的也些神似音樂家貝多芬,但看著他的作品以及那優雅速度吐出的字句,我更相信他更貼近的是巴哈,那位譜著平均和諧的曲調讚頌著心中信仰的音樂家,穩定地展現內心細膩而平穩的旋律,就像蔡宜璋對待自己的作品一般,土地和環境是他的信仰,穩定而真摯的是經由他手的建築思量。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