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萬水的異鄉成了家鄉 胡家琪孵化台南的藝術美事

發佈時間:2020-08-31 14:14:35
在香港成長的胡家琪表達速度飛快,活潑優雅併行。

「對我來說台北像頭,台中是心,而我總覺得台南像母腹,可以孕育著什麼,也可以『孵』化更多的事情,這個『孵』化的音要講好,不可以變成『腐』化,意思可差多了。」在香港成長的胡家琪表達速度飛快,活潑優雅併行,她不只讓嘴巴說話,身體的肢體語言也很豐富,偶爾中英文夾雜,偶爾中間會有幾個聲調對她而言難以發音的字詞,但似乎也不給她困擾,反而在笑談中成為對話的另一個亮點,製造了屬於她談話的細緻熨貼。

心的轉變是回家

在美國加州出生的胡家琪,年幼時隨著父親的工作搬遷至香港,生命經驗與自我要求,造就了旁人對她的形容──俐落與明快,甚至也大方談及自己主動追求夫婿錢國維的故事。談起夫家的精彩,胡家琪說她們想延續的是家族中對社會的付出與服務精神,強者心中的勃然信念,碰上了生命固有的艱辛之處,那份磨練來自於心的轉變。

在美國加州出生,香港成長,生命經驗與自我要求,造就了胡家琪的俐落與明快。

說到這份轉變,胡家琪形容過去的她;心中未有信仰時,是決然強勢又控制的性格,心中終有一份恐懼,讓她試圖想掌握身旁的一切,也因此影響了她的家庭狀況與生活,直到那年生命強勢地讓她必須面臨親人的離開,她這麼說道:「外婆走時,我的心碎了!心裡的那個空虛讓我一直對外尋求各種安定,你想得到的、想不到的各種方法我都試過了!就這樣庸庸碌碌過著不知道追求什麼的日子,我才發現對我來說真正的信仰是來自我原生家庭的信仰,我們家已經是第五代的基督徒,繞了一圈我還是回家了。」胡家琪決定重拾心中的信仰,這一趟心的轉變,徹底改變了她與家庭的狀況。

胡家琪決定重拾心中的信仰,這一趟心的轉變,徹底改變了她與家庭的狀況。

「關於自己的孩子感受最深,以前的我,當一個想掌控的人,傳遞的都是各種快速的方法和嚴格的教條,我希望孩子照著我給他們的路線走,當然我們彼此的關係就相對緊繃,但後來,我和我自己說我要當一個媽媽,我傳遞愛給孩子,而不是壓力和嘮叨,我要給孩子無條件的愛,他們可以成為自己的樣子。」讓此時的她,不再惶恐,反而成為能等候與臣服的牧者。

媽媽傳遞愛給孩子是無條件的。

與台南的緣分

胡家琪說著與台南的緣分,也談著自己的旅程。對於正藝美學空間從台北開設了台南二館,胡家琪這樣說:「覺得很不可思議,但就是一個緣分!連時間我都記得很清楚…」原來,在2018年時,胡家琪答應印尼藝術家-腓力‧曼都法的策展協助,預計是4月19日開幕的畫展,而藝術家一心選定的地點就是台南,於是胡家琪與團隊們開始尋覓各個地點,最後配合藝術家的作品敲定了一處教堂的展場,但沒想到就在開展前的兩個月,因為場地的使用執照問題無法出借場地,這可讓胡家琪大傷腦筋,她說:「雖然我可以理解場地的苦衷,但我當下真的讓我非常驚嚇,我馬上開始盤算,如果無法在台南展出,最壞至少還可以回到我們原本的台北場地,或是我在高雄也有認識的地點,但問了藝術家,他給我的答案仍希望地點可以在台南,我當下真的只能祈禱了……」

正藝美學空間台南二館,成立過程充滿曲折。
奇妙的機緣讓正藝與台南結緣。

距離展期剩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胡家琪已做好可能回台北辦展了打算,但奇妙的機緣發生在那個農曆新年,胡家琪說:「原本我們一家人約好出國旅行,但那次大家突然都不怎麼想去,剛好一位朋友說他們全家要來台南玩,我們就嚷嚷著要跟著一起來,當天入住晶英酒店,我們就在附近散步,抬頭看見國泰大樓正在出租的廣告,我覺得那是一個訊息!」

胡家琪與現任美商摩根大通集團亞太區副主席暨台灣區總裁的夫婿錢國維。

事實證明,成功的結果不只是感受一個訊息,而是願意實踐的行動力;那個大年初三,胡家琪初次踏進國泰置地廣場二樓的空間,當下就決定讓這裡成為正藝美學空間的台南分館。後來那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除了緊鑼密鼓地開始裝潢與行政作業,讓這項看似不可能的任務,奇蹟似地塵埃落定,胡家琪說:「我記得很清楚18號的早上,內部都還是混亂的工地,我的助理還請我先不要進去看,但我相信神如果讓我來這裡,那就會順利地完成,而真的沒錯,在下午進到空間時,已經是可以開始佈展的程度了!」雖然比原定時間晚了一天,但那年的4月20日,腓力‧曼都法的個展順利開幕,那天也成為了正藝美學空間台南館的開幕日。聽著胡家琪說這一段過程,她眼神靈動,加上滿滿的肢體語言,彷彿也身歷其境當下的驚慌與驚喜之中。

奇蹟讓正藝美學空間在台南扎根。

相信藝術相信奇蹟

「我以為我跟台南沒什麼緣分,要說家人只有父親在成大念書,但後來體會到『台南真的是個會黏人的城市』這句話,我很榮幸來到這塊土地,也被這裡接納,甚至能一起成就一件美事。」胡家琪覺得台南是母腹,而文化是座花園,兩者都要孕育生命也需要用愛關懷。

正藝美學空間在台南深耕了兩年,沒有特別的宣傳,卻也默默的開設了不少展覽,而胡家琪也每週台北台南兩地往返,做藝術的人似乎總是需要善於等待,創作者充滿著等待靈感的恩賜,能創造也能給予,而推動藝術的人也需要願意等待,等待機會也開創機會,兩者相輔相成。來到台南這個更加慢腳步的城市,等待的感覺更加強烈,其中當然也少不了一些考驗與自我懷疑,胡家琪說:「有時候也會想到放棄啊!但總在要放棄的時候,就會有一些奇蹟出現,告訴你可以繼續做下去的!這時候你不繼續做都不行。」

正藝美學空間在台南深耕兩年,沒有特別的宣傳,卻也默默的開設了不少展覽。

胡家琪特別鍾情療癒藝術與慢藝術帶給她的平靜,她總說:「我做正藝美學空間並不是因為我懂得藝術的增值,我只是很愛,最重要的是,我的家人們都很支持我,我做起來更快樂。加上我有能力分享給更多人,台南是這一塊充滿著深刻文化歷史故事的土地,我希望讓大家知道,文化是能成為我們自信的來源!」如母腹的土地,有著一片名叫文化的花園,胡家琪說自己只是個播種的人,種子必須找到合適的土地,並藉著眾人的關懷與灌溉才能讓他們繼續成長,她行得像藝術的宣教士般,帶著誠摯的心開墾著台南藝術文化的更多可能。

正藝美學空間結合了以色列與台灣園民兩地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