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紅紙與摺疊人生-謝美鈴不只是剪紙

發佈時間:2020-07-02 10:53:53
帶著剪紙去旅行

號稱永遠18歲的謝美鈴,把時間拉回很久以前,她照著順序撿拾著過去的種種,堆疊排列,對摺整齊,接著再用一個結語,俐落整合,如一把剪刀裁過了層層疊疊的色紙,這是她摺疊起的人生,再尚未攤平之前,沒有人真正清楚她將呈現的畫面,攤開後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呢?在她滿滿的微笑中有了淡淡的答案。

號稱永遠18歲的謝美鈴

謝美鈴回到台南佳里區開設兒童創意工作室,不同於升學目的的補習班,謝美鈴不讓藝術課只變成一件靜態作品,她親自陪著孩子們一起創作藝術,思考藝術,獨特的「方案教學法」,從孩子的視野找到一個主題,延伸廣度、挖掘深讀也踏出步伐,她帶著孩子們走讀家鄉,外出看藝術展,也以閱讀和旅行為主題,與孩子們一起完成一個藝術計畫。在二十年前,別說是佳里區,甚至在台南市這樣的教學模式都是鳳毛麟角,而對一個藝術工作者來說,在二十年前,選擇離開台南市的幼教學校;返回故鄉佳里成立工作室,更是大膽的抉擇。

高雄兒童美術館新春圍爐剪紙

謝美鈴摺疊著過去的點滴,這一摺加入了許多笑聲與感謝,那一摺也談笑著人生中的許多驚喜。「其實,很多人認識我都是從『螃蟹老師』開始的!從事蒙特梭利幼兒美術教學十年的中間點,我一度是想轉行念室內設計的,但意外選填到的科系是休閒遊憩。在一次的義大利學習之旅中,意外學到了方案教學的方法,我突然覺得這項教學方式,如果用在藝術教育的方面一定會產生很多有趣的事情!於是我決定繼續留在兒童美術教育這塊領域,果不其然,下一個十年就更精采了。」螃蟹老師用她的大螯剪了一刀,色紙攤開了從未想像過的美麗畫面,那個畫面是從啟聰學校的孩子開始。

剪紙與蜈蚣陣上的神童

「我印象很深刻,那一年我帶著一群孩子和啟聰學校的同學做交流,一個禮拜我們過去上課,另一個禮拜換他們來我們班上上課,我看見失聰孩子,在蒙特梭利的教學環境下,展現著書上所寫的特質,有著全然的專注力;那時我真的是充滿感動,也因為那個,我相信小孩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個環境,而藝術是可以帶給孩子更多新的視野。」也因為那次的交流契機,讓謝美鈴更加篤定她要回「佳」的決定,2001年沒有特別宣傳的工作室,悄悄在佳里的文化路上開幕了,成立的第二年,謝美鈴馬不停蹄地決定為畫室的孩子辦畫展,而那一次,她體會到了故鄉的文化累積之路,從來都不是沒有人願意做,只是沒有人提供一個環境!

帶著剪紙去旅行

「那一年我到處尋找佳里可以辦展覽的場地,只有一個地點就是佳里圖書館!我的工作室就是我一個人,所以我開始打算我應該三天可以佈展完成,沒想到第一天很多家長們都出現了!還號召了親朋好友幫忙,還有一個媽媽帶著志工朋友來,不到兩天我就已經佈展完成了!那時候我滿心只有一個想法『我一定要回饋,因為我是如此被照顧著的!』沒有一群熱血的家長,是沒有接下來的故事的。」接下來的故事是個迷人的銀河系,藝術本身就像是太陽,牽引著舞台劇場、閱讀工作坊等等美麗的小行星來到了謝美鈴身邊,每一個小行星都承載著滿滿的故事,斑斕的星空令人目不暇給,其中的一枚行星,呈現紅色的星體,還有透著光,如蕾絲般的紋路,用留白的空間訴說著故事,它的名字是剪紙,它也讓謝美鈴用不同的視野重新認識了耕耘多年的故鄉佳里。

「遇見剪紙藝術像是一份禮物,從事兒童藝術工作,我幾乎每個寒暑假,都一定會去北美館的兒童美術館走走,給自己吸收不一樣的養分,結果那一年,我剛好在北美館和剪紙合作社的藝術家吳耿禎巧遇,那一次巧遇也促成了一起合作在蕭壠兒童美術館的剪紙藝術計畫。」原來一切都是這麼湊巧,謝美鈴的另一份工作是在高雄兒童美術館做導覽,她曾經導覽過一組的作品就是吳耿禎的剪紙,謝美鈴說在那之前她沒看過吳耿禎的人,但是當在北美館巧遇了作品和站在旁邊的吳耿禎,當下她的直覺那就是藝術家本人了!彼此聊出了對藝術計畫的火花,促成了『剪紙合作社-蕭壠計畫』也讓謝美鈴認識了剪紙的美好。

剪紙 台南東山 東原老街

對於美工專業的謝美鈴來說,學習新的藝術工具是直覺性的,是熟能生巧的,而再把這個工具內化,並拆解成給所有人容易吸收的課程,是她從事兒童藝術的專業,然而藉著剪紙實地踏查也更認識了故鄉佳里,甚至剪紙成為社會服務的一環,這些都是她意外的驚喜。這一年她為將軍區的長輩們開設了剪紙課程,也不改本色地為他們辦了展覽,還成立粉絲專頁『剪紙不只是剪紙』,讓大家用剪紙創作分享每一天,她自己則笑說,其實比起剪紙她更鍾情攝影,每次剪紙都已經在期待要怎麼為她的作品安排攝影場景了。

屬於這一場對話的剪紙被攤開了,一個急轉彎卻圓潤的邊角,是她返回故鄉的路徑,外層美麗的圓圈是備受照顧的感謝,細緻且相互對稱的剪鏤刀刻是她對於美的相信與堅持。謝美鈴說:「我時常覺得我真的是被照顧的人,其實我非常愛玩愛旅行,但我卻被帶回故鄉佳里,我自己沒有孩子,但因為我的家人和他們的孩子,讓我有了更明確努力的目標!我相信藝術是有力量的而且公平的,無論是偏鄉的孩子或是長輩,都能因為藝術為他們打開心的一扇窗,並建立自己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