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間,平靜之中-林亮吟筆下的純粹美

發佈時間:2019-10-01 21:05:39
林亮吟認為,生活本事藝術,藝術源自生活。 《知足》106X87,絹本膠彩,2017年

「從一開始畫畫到現在,我習慣先寫一篇心經,讓筆觸和心可以安定下來…啊,等等!冰箱裡好像還有一些餅乾,我先去拿…」一邊聽著藝術家林亮吟說話的聲音,一邊看著她忙碌張羅著滿桌的咖啡與甜點,還不斷從冰箱中取出食物來,跳躍式的說話思維,像個忙著分享喜悅的小女孩。話題還沒談及她與藝術的淵源,林亮吟囑咐著我們先吃烤熱的餅乾,以及要先空下雅緻的瓷杯喝咖啡,就這樣隨性地磨起了豆子,聽著刀叉敲著瓷盤的聲音,看著她同時處理著許多小事,看不出匆促倉皇,反而見到眼神和雙手的穩定,我突然地想這一刻,彷彿就如同她正在創作一幅「多筆在一手」的工筆畫,頓時某種隨意自在的氛圍,跟著這天在灣裡的斜陽順著窗,爬上了想聽故事的耳朵和好奇的眼睛…

2018年,那是林亮吟第一次在台南文化中心舉辦個人展覽,主題為「靜、淨、境-林亮吟水墨膠彩畫展」,這場展覽得到了許多正面的回響,常民樂於看見她畫中的安詳溫和,藝術圈也好奇這樣的細緻,卻出自於陌生的名字,面對多方的肯定,林亮吟說她自己懷抱著感激的心,卻也笑著自己畫中的日常。

個展「靜、淨、境-林亮吟水墨膠彩畫展」是林亮吟的初試啼聲,得到許多正面的迴響。

其實以素人之姿進到水墨膠彩美術領域的她,早在多年前就獲得南美會與台南美展傳統工藝類的肯定,林亮吟說:「其實我的作品傳達的訊息都很淺白,就是一些日常吸引我的風景,並沒有深藏什麼特別的大道理,畫裡的許多人物和動物也都是出自於我的日常生活!」但也許就是這分直白,當她心無旁鶩地闡述一件溫暖,就像那個在她心中的小女孩,伸出了邀請的手,進而打動了更多人的眼眸。

《更迭》375X130,紙本膠彩,2017年。此作品獲得2018年南瀛獎的東方媒材類優選。

擅於結合水墨與膠彩技法地林亮吟,用充滿魔幻色彩的迷人作品《更迭》獲得2018年南瀛獎的東方媒材類優選,更是展現了她在藝術領域的天賦特質,然而這些獲獎並沒有讓她停下腳步,或是因而轉往其他創作的領域發展,反而更甘之如飴地畫著她喜歡的膠彩與水墨,更是以嚴謹的匠師基礎為榮。她深諳這是緣分也將成為她畢生的堅持,這一切都讓她更靠近了「生活本是藝術,藝術源自生活」的信念,「其實我並沒有要追求什麼明確的成就,但我知道我一定會為了我自己而繼續畫畫,因為我知道只有藝術能安住我的心。」頓時那個小女孩,收起了熱鬧的大笑,用堅定而平靜的語調說著。

回頭拾起林亮吟的藝術之路,當她的生命走到四十三歲之時,原以為日子將要順著劇本走入淡出,卻碰上了人生重大的轉折,她形容如同經歷了生命的大痛。失去了重要的至親,但卻在誦經的過程中,重新找回了安定,她從此接觸佛法,這段緣分讓她尋回了心中的信仰,以及與兒時天賦的連結。林亮吟回想兒時的韶光,那個她心中的小女孩再度笑著說:「小時候我就喜歡到萬年殿的噴水池去臨摹觀音像,農民曆背面的騎龍觀音、送子觀音我也常畫,記得還被老師拿去參賽,獲得南部七縣市美術比賽的大獎!但與工筆水墨的緣分,是因為念小學的時候,當時正在推行書法教育,老師就找了班上幾個字寫得端正的同學去練書法,我就成為其中之一,說起來很奇妙,這些事情彷彿都已經安排妥當,甚至我認為是『事情』主動找到我的。」

《秋景》76X58,紙本膠彩,2013年。
林亮吟雖然起步得晚,但天賦讓她學習速度非常快。《盛開風華》53X46,紙本膠彩,2014年

那場生命中的道別,彷彿一個交叉路口,讓書法與筆墨再次找上了她,四十後的人生,林亮吟開始從基礎學習工筆水墨畫,從水墨山水、水墨花鳥畫再重新回歸到佛像,她的天賦讓學習的速度比一般人快上許多,但面對心中那份對完美的要求,她不求快,反而花了更多的時間打下了深厚的基本功,她自己形容那段時間彷彿「十年磨一劍」,甚至因緣際會下,她還直接向一位喇嘛學習口耳相傳的「唐卡」,深研了「造像量度經」的佛像架構技巧,非科班出身的她,種種特別的經歷,都讓她的一筆一畫都有了經典與故事。

早期作品從水墨山水、水墨花鳥畫再重新回歸到佛像,《十一面觀音》120X68,絹本膠彩,2016年
《當代思惟》120X76,絹本膠彩,2015年
看起來柔軟的林亮吟,每當說起作品細節與用材時,充滿著真金不怕火煉的侃侃自在。

一般普羅大眾,往往很少能在欣賞藝術作品的當下,對作品本身多做評論,甚至連怎麼形容都顯得小心,但在明亮的畫室裡,看著林亮吟的作品,卻可以將「很美」說得直接與肯定,只因為這正是她的意念。林亮吟還會笑吟吟地拉著我們走到距離畫的幾公分位置,並且說著:「你可以再靠近一點來看,我有信心我的作品不怕細部的檢視!」看著一幅掛在畫室中的佛像圖,襯底是林亮吟包容萬千的書法字,順著光在作品上所呈現的變化,兩尊佛首皆有著粗粒曠岩的肌理;來自林亮吟親自製作的曠岩板,一塊以墨色呈現,另一塊以金色呈現。吸引人的是這尊銅金色的大佛,細緻的色彩沒有俗艷的金光閃閃,反而帶著沉穩如夕陽般的迷人光輝。

銅金色的大佛,細緻不俗豔,帶著沉穩如夕陽般的金色光輝。《佛首》72X72,紙本膠彩,2013年

此時林亮吟從桌邊拿出了她的繪畫工具箱,她說:「佛像上的金色是真的金粉,不是化學提煉有點假假的金色,並不是說假假的金色不好,有些時候還是得使用它才能展現特定的情境,但是對於一種沉穩而內斂的氣場,一定要是真金,在創作的當下,我就已經知道這幅畫一千年之後也不會退色!」看起來柔軟的她,每當說起作品的細節與用材時,那種驕傲並不是自負的妄自尊大,而是真金不怕火煉的侃侃自在。

《對峙》73X118,絹本膠彩,2017年
《門裡門外》112X72,絹本膠彩,2017年
《美好的時光》120X96,絹本膠彩,2017年
細膩的作品不怕被近距離檢視。

「對我來說藝術是個個體,而生命本身就是最好的題材!生命有限且有著種種限制,但那些都是珍貴且獨特的過程,我創作的內容絕大多數都來自生活,但要如何創造日常生活與心中的平靜,就看每個人的領會與創造了!」林亮吟的作品將中國水墨融入了膠彩,將工筆畫帶入了感性的小寫意,根據古人經典再加入了自己的感受。種種的融合與協調都在她的畫中找到了美好的平衡,而純真童趣的細節在她的畫中,並不會藏匿在深奧之處,猶如生活中的美麗瞬間,也都在平靜心情的餘光裡唾手可得。

《天地之間》52X86,紙本膠彩,2017年

林亮吟的作品讓人看見了單純的平靜與美,她總說期許自己能繼續保持著平靜沉穩的心,唯有這樣才能繼續畫美麗的作品,人如其「畫」,畫中的她們就像是林亮吟心中的孩子;一絲絲調皮的元素,加上一點點對情感的大聲訴說。在灣裡的這個午後,滿桌的點心搭配綿密的故事,在氤氳的香氣中,林亮吟對美的追求,真實地呈現在畫裡,又或是畫裡的她們,也真切而純粹地活在她的生命中。

林亮吟:我沒有要追求什麼明確成就,但我知道我一定會為了自己繼續畫,因為只有藝術能安住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