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珮貞的幕後人生 一首靜靜的主打歌(下)

發佈時間:2019-08-08 16:08:58

在曾珮貞來到了與音樂、視覺藝術產業相遇的第三十個年頭,她因緣際會下被邀請去澳洲參訪澳洲原住民當代藝術。回想起那場參訪,她說:「我一開始其實是不感興趣的,對於原住民的藝術我滿腦子都想著原始而粗曠的畫風,萬萬沒想到親眼見到的驚奇,原來原住民的當代藝術是能做成這樣的!」這個旅程埋下了種子,雖然她當下也並不知道這一段旅程所代表的意義,但隨著日子推進,在台灣文創平台發展基金會擔任秘書長的日子裡,她開始推動了「原住民當代藝術平台」;也在那年,這個平台進駐了當時誠美建設協助管理的「金山玖號」,那是一個城市都市更新前的場域,提供社會企業與文創青年共創的實驗基地。

曾珮貞談起了在金山玖號的日子;那是一群懷著夢想的青銀世代在一棟舊大樓中共同創造夢想的日子,那些日子裡她最常做的事情就是不斷地驅車上山、再開往更深山,尋找山裡的原住民藝術家,並說服他們發展當代藝術。談起那段日子甘苦並存。

在金山玖號的日子,曾珮貞的相機裡時常是驅車向深山在山野中顛簸的照片。

她說:「在那段日子中,我更加認清了要以非原住民的身分,去從事原住民當代藝術推廣有多困難!」但也因為這些困難,她認識了現在的先生;同時也是一同扶持成立誠美社會企業的好夥伴-陳百棟,她笑說當時因為協會沒有資金,她試著去說服陳百棟買下一位原住民藝術家的作品,「我知道他當時就在支持做原住民文化的推廣,但我沒想到的是,在藝術家根本就還沒把作品完成前,他竟然就一口答應買下了作品!」這段美好的緣分在金山玖號開始,也在2016年淬鍊了「TICA台北原住民當代藝術中心」的誕生,這個正視南島文化的當代藝術畫廊與藝文中心,也成了夫妻倆的志業。

發展原住民當代藝術成為曾珮貞與陳百棟相知相惜的契機。
TICA台北原住民當代藝術中心推展原住民當代藝術。
TICA內部空間。

「其實真正美好的東西會一直在你身旁,他們在等妳去正視他!這是我對原住民藝術的看法。如果以我的眼光去探究,未來真正可能可以發展出台灣這塊土地的獨特性文化事業,並且受國際社會認同的文化產業就是原住民當代藝術,因為台灣是南島文化的發源地之一,他早在台灣政府宣稱的400年台灣歷史之前就已經存在,這更是無法抹滅的歷史。」曾珮貞說著這段話,她的眼神彷彿有著一抹明亮而無法忽視的火光!

如今TICA台北原住民當代藝術中心,前前後後支持了許多原住民當代藝術家,更舉辦了大大小小的展覽,對曾珮貞來說TICA是她的珍寶,也是一股得持續往前走的路途。曾珮貞最後也她整理出了她的歲月列表,一行白色的字標示著「54歲的重生」,她說:「生命不會一直是一帆風順的,但經過了風浪之後,我更相信美好會一直來,我想TICA是我接下來的志業,我和百棟都知道它目前不會賺錢,但我們知道這是一件價值賦予的文化工程,我也永遠懷著興奮又期待的心,期待它開始轉動的那一天!」

曾珮貞支持許多原住民當代藝術家,舉辦了大大小小的展覽。

等待著開始轉動的那一天,如同一起站在泳池的邊緣,等待即將躍下的那一瞬間,也彷彿是帶著吉他,等待登台的那一刻,曾珮貞一路走來,專注著當下,如《成名在望》電影中的那群樂迷們興奮地呼喊著「It’s all happening」。

原民藝術家巴豪嵐·吉嵐的101山豬雕刻創作。

將過去的美好經歷繫上心頭,重生之後「傳承與共創」變成了曾珮貞的生命主旋律,她從沒想過自己會從音樂產業到藝術策展,甚至做起了關於土地歷史的文化傳承。我想曾珮貞一直是最感人的配樂,總是能給畫面致上最好的氛圍,也總能將帶領觀眾去迎接即將來臨的熱血澎湃。幕後的人在掌聲中淡入淡出,看似這麼地平凡又理所當然,但當你將這些美好的歌曲單獨擺放與聚集,他們彷彿就是一個年代中最經典的精選輯,而我想曾珮貞就是那樣一首靜靜的主打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