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腦也有GUTS的傻子-將軍山農場的魏宗淇

發佈時間:2019-07-02 16:17:47

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曾經寫下一個著名的寓言故事《傻子伊凡》,故事的主角是個老實的農人,也是三兄弟排行最小的弟弟。不同於戰士大哥追求權力、商人二哥追求財富,伊凡守著父親的一片田野勤奮耕種,他不但拒絕魔鬼的權財誘惑,還樂意分享耕作的方式給人們,這看似傻子的行為,卻讓他成為故事結局中最幸福的人。這篇寓言故事曾被彼時的社會風氣禁止出版,但這樣的「傻瓜英雄」精神卻影響著世世代代的人們,那是一種人定勝天的堅毅,也是隨心所向的勇敢。

「現代版傻子伊凡」,認識魏宗淇後我不禁想起這個故事。

遇見魏宗淇後的兩天,我想起了這則故事,中國有愚公移山,俄國有傻子伊凡,那麼台南白河應該就是這位「魏老師」了!魏宗淇與妻子原本都是居於台北的教師,教職在一般世俗觀念中,是一份高薪與社會觀感極佳的工作,但魏宗淇卻放棄了教職;提早退休,毅然決然走向這一片令他魂牽夢縈的田野。

從零開始;魏老師拿起了鐮刀除草(魏宗淇有特別提起拿鋤頭鋤草,會傷害作物的經驗),從外行開始研究種植的方法,也許是當老師的職業病,對於種種細節他親身去實驗去調整,也願意等待。然而鄉下傳播速度最快的不是網路,而是鄰人的耳語:「在台北混不下去才回鄉」的說法不脛而走,有人開始笑他的「傻」,笑他放棄好端端的舒適生活不過,回來沒人的鄉下自討苦吃,甚至不少人開始苦勸他回去教書。

魏宗淇在台北教書時,體悟到有些事情是在教室和課本無法學到的。

魏宗淇說什麼也沒有動搖,那段在台北的生活,讓他體悟了一件事情,而那一件事情是教室和課本中永遠學不到的!魏宗淇說:「在台北的生活壓力大、步調緊湊,夫妻倆打拚的薪水算一算,到退休剛好買一間房子,那時候我一直在想,這真的是我要的生活嗎?而這樣的生活對孩子們來說是最好的嗎?每當我有這樣的想法,只要回到白河這片祖先留下的田野,我彷彿被充飽了電,有氣力再回去面對台北的生活。」這一個想法長植在魏宗淇的心中,直到那年的311海嘯,看到世事的無常與大自然的反撲,他才下定決心起步,帶著妻小開始計畫了這條「返鄉路」。

2018年,與東山高中的食農教育,帶領孩子們親自下田耕種。

回到白河已經五年了,其實魏宗淇一直沒有放棄教學,剛回來的那一年還在附近的學校兼職,一邊學習著務農,隨著時序漸進只是換了場景。魏宗淇從水泥牆壁四立的空間,來到了有樹木和綠草陪伴的田間,用活動的方式帶著親子團體進行大自然中的體驗與學習,不同於許多農場的單純體驗,魏宗淇更是沒有忽略「教育」這一塊。

一群孩子站在剛拿出微波爐的帶梗玉米爆米花前,魏宗淇拿著麥克風細細講解著玉米的種類,以及柳丁要「懷胎十個月」才能採收的故事,一個屬於老師的職業感油然而生,同時他也在活動中帶領歡樂的氛圍;領著孩子們親手摘採大地的果實,並與藝術手作結合。在那個「食農教育」還沒被定義的時序裡,他正身體力行地做著這件事情,而他所打出的「一群農夫」品牌,也在一年一度的焢窯活動、各式的食農教育體驗中打出了名聲。

將「教育」融合在活動中,魏宗淇帶領親子團體在天然的教室裡體驗與學習。
魏宗淇細細講解柳丁要「懷胎十月」才能採收的故事。
一年一度的焢窯活動,魏宗淇以食農教育體驗打出了名聲。

然而如同《傻子伊凡》的故事,名聲是一回事;親身農作又是另一回事。魏宗淇說:「其實別人看我好像已經很成功,打響了名號也慢慢建立了通路,但其實一路上還是有很多事需要磨合與調整,畢竟工作只是生活的一環。返鄉的過程像是與長輩的耕作習慣,或是這裡的生活與妻子和孩子所想像的不同,各種衝突和挑戰一定有,更不用說面對天災人禍的農損,或是找不到共事夥伴的無助。」話中的無助並非無病呻吟,也許對於某些人來說,務農是充滿浪漫想像的選擇,但實際經歷個幾天就足以打破多年來的想像。

魏宗淇曾抓準這樣的風向,以「一群農夫」為品牌,邀請年輕人返鄉耕種,不但提供資金、土地和技術,並以生產的淨利對分,也確實吸引不少人來嘗試。但當我們問他目前這樣的工作模式有多少合作夥伴?魏宗淇笑著說:「目前沒有人留下來!我常想每個人的生命狀況不同,就跟農產每年的收成狀況一樣。有人捱不過夏天的酷熱,或是無法面對寒流影響收成的打擊,或是與生活的步調調整不過來,農業的辛苦真的要親自體會才能明白,所以目前是以農業合作的方式運作品牌,我不會再特別找人來做,但也不會放棄等人來嘗試。」

務農是充滿浪漫想像的選擇,但也絕對是十分辛苦的生活。
魏宗淇不放棄邀請青年回鄉,期望一起締造農村的生活品質。

目前將軍山農場佔地約四公頃,種著沿坡地生長的柳丁、月光米、黑米、玉米筍、帶梗的爆米花玉米、蓮藕、西瓜…等等,並且還努力朝著生態的更多樣性去發展,期盼這裡成為四季皆有作物的百果園。魏宗淇給自己的年度目標是朝著活動為主生產為輔的方向前進,其中也自己嘗試砌起了紅磚矮牆、水池與大灶,讓活動能多方配合農事體驗、料理與手作,更可以讓民眾親身體驗農事的春夏秋冬。魏宗淇說:「我希望更多年輕人可以回鄉,一起締造農村的生活品質,務農是辛苦的,但其中的成就感和心靈所得更是難以形容的,我希望回歸這條路的人不再是少數,而是真正成為人們嚮往的生活。」目前魏宗淇的故事仍在進行著,將軍山農場的活動也仍在進行著,這個故事中的「傻子」,其實一點都不傻,不但有腦還很有GUTS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