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身於市的米勒——蘇國桂的藝術田園日常

發佈時間:2019-05-29 16:26:47

「那時候畫的圖被建築師嫌說不好,但為了美,我就會選擇堅持。」僑昱建築董事長蘇國桂說。談起了從最初踏進建築產業的心路歷程,許多事情都從零開始。蘇國桂也笑說當時他沒有什麼好顧慮的,就是一心好好學習,但唯一對自己的要求,就是堅持他眼中的美感。

蘇國桂從小就喜歡畫畫,許多好友都知道他在閒暇之餘,還是回到畫筆顏料的世界,不但習得一手專業筆觸,對於日常的隨手創作也有自己獨特的味道,當畫起常日小物的凝視也宛如身在城市中的田園藝術家,熱愛藝術畫作的他甚至還成了藏家,收藏了許多大師級的作品。

認為有美有藝術陪伴的日子,才是生活,蘇國桂將這樣的信念也延伸至僑昱建築的經營理念中,在許多僑昱的案場都能看到蘇國桂所堅持的美感。對於建設公司以及藝術美感的追求,一方必須極度理性與一方卻又非常個人感官,蘇國桂也經常在兩者之間尋找平衡,當放下工作的閒暇,能再度擁抱繪畫,也成為蘇國桂非常珍惜的事情。

蘇國桂的肖像畫。

職業生涯從廣告看板徒弟為起點,退伍後從事油漆與監工,一步一步走向了營造與建築,他從沒有忘記創作與畫畫所帶給他的感動,於是除了建築中帶有藝術圖畫的美感,也不忘投入了許多藝文公益中。連僑昱建築最新的大樓案「Green Life」意象,也是在蘇國桂充滿童心的草稿中誕生的靈感。

擁有渾然天成藝術眼光的蘇國桂,看待事物也有自己的獨到見解,在設計建築的同時,也不忘加入對社會風氣和人文的觀察。談及僑昱建築在多年前的設計建案,也就是規劃於健康路勝利電台旁的『健康世界』透天系列,當時蘇國桂就領先他人眼光,預留了透天加蓋的位置,甚至在那個車輛尚未普及的年代就果斷做了車庫的設計。因應了當時的風氣,也從觀察中推斷了未來的發展,雖然不是正統的建築師出身,但蘇國桂還是在許多方面應證了他獨到的眼光,使僑昱建築的案子總是走得很前面,蘇國桂說:「建築業者理應要有長遠的眼光,因為房子一蓋就是好幾十年,甚至更久,那麼建築業者就要有眼光能設想到百年後模樣,才有可能讓建築有他的價值。」

蘇國桂收藏了藝術家顏水龍的《蘭嶼》(左),與沈哲哉的《芭蕾舞少女》(右)

蘇國桂帶著我們走進了他小而美的收藏室兼視聽室,如同一座迷你美術館,牆上掛著陳澄波、顏水龍、李梅樹、沈哲哉等人的創作,後方的藏櫃中也有各式曲風的黑膠唱盤收藏,他一邊介紹著牆上的台灣藝術家創作,笑著說:「其實還有不少其他台灣藝術家的作品,但目前還放在藏室中等他們發酵,而大師的作品雖然沒有很多,也都是小幅作品,但也都是我非常喜歡的小品收藏。」

總能在照片上看見蘇國桂與太太的好感情。
蘇國桂在結婚那年完成的臨摹畫《布瑞吉夫人》。

說著說著蘇國桂從後方的收藏室中,拖出了一幅洛可可畫風的大型作品,是法國畫家布雪的仕女名畫《布瑞吉夫人》的臨摹畫作,蘇國桂見我們看了片刻接著說:「這是我年輕時候的臨摹作品,創作完成的時間是和太太結婚的那一年!所以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個時間。」一幅作品讓我們看見他的細膩筆觸,也看見了他充滿浪漫的一面。

蘇國桂隨手畫下的素雅手稿。

從1973年的南富營造,到2001年轉型為精緻建築風格的僑昱建築,在蘇國桂三十餘年的用心經營下,僑昱已經是台南人心目中的領導品牌之一。重視團隊與文化傳承的蘇國桂,除了讓跟著自己二、三十年的工班,成為了僑昱的專業團隊,也讓自己的孩子加入團隊一起工作,蘇國桂說:「一個品牌的建立非常不簡單,僑昱建築一直以來都是以人為本的精神,所以對於團隊工作能力是基本要求,另外就是能夠與公司的調性相契合,因為僑昱的每一棟房子,都是以『給自己與家人住』的高標準去建造的。」

蘇國桂認為古都的路小,車流量大,是重劃區首要該面對的問題。

談到對於台南建築業的現況,以及近年來許多重劃區的新規劃,蘇國桂說:「台南重劃區首要解決的問題是解決車流量,台南是古城,路都相對比較小,這是優點也是缺點,優點是人們樂於在其中享受寧靜和台南的古味,但要如何引導車流而不破壞這份情感就是個很重要的課題了!」

對於台南,蘇國桂有著一份專情,而當事業漸漸交棒給二代,不少人也開始好奇他的退休生活,他卻笑說要自己完全退出建築是很困難的,「建築對我來說就像在做一件藝術品,我想未來還是希望用生活的態度繼續做建築,把樂活的人生和對於美與建築的想像繼續分享給更多人,也讓僑昱這個品牌繼續服務。」

儘管已經退休,他仍希望持續以樂活的態度,將對建築的想像分享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