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下的巧遇~攀樹師雷時生

發佈時間:2019-05-13 20:11:19
「攀樹師」這個職業,在台灣鮮少人知,國內擁有專業執照的人僅十來位。

第一次遇到攀樹師雷時生,是在午餐後的散步時間,台南公園的百年菩提樹下,許多長輩們相聚下棋或是幾位街友找到老位置貪得美好的午睡時光,在一片日常中,遠遠地就看到頭戴黃色工程帽的雷時生,他獨自一人卻也非常醒目。

頭戴黃色工程帽的雷時生,他獨自一人也非常醒目。

看著他熟練地將攀樹豆袋拋上菩提樹的枝幹,以豆袋細繩牽引著著攀樹繩,勾出了一條上升的路徑。他不發一語,且表情嚴肅,即便旁邊匯集了零星圍觀的好奇眼光;他們看著戴著安全帽的他,架設好繩索固定點、確認腰上的安全吊帶與D環,耳語間傳來了窸窸窣窣的好奇聲音,人們的眼神聚集,但沒有人敢真正軀身靠近,彷彿那個場域成了無形的舞台,正上演一場無預告的演出,雷時生的眼睛不為所動,依然直勾勾地向著烈陽的方向,接著他以飛快的速度爬上了繩,也攀上了樹枝,準備進行下一項高空中的修整工作…

「攀樹師」這個職業,在台灣鮮少人知,國內擁有專業執照的人僅十來位。但在世界各國,攀樹不但是一項新興的運動,也是一個高空作業與診斷的專業工作。雷時生是國內第一批自國外取得攀樹執照的專業攀樹師,他主要處理樹木的高空修剪作業,以及判斷處理蟲害,宛如一位大樹的醫生。不同於粗糙的「斷頭」工程,雷時生仔細判斷修剪枝幹,並處理樹木生病的原因;修去的地方還要進行傷口處理,有時候一天只能修剪一兩棵大樹,但也解決了吊車進不來的場域,甚至能更加仔細保護年紀大的樹木。

(左)攀樹師雷時生。 (中、右)「攀樹師」已有年輕一輩開始接棒。

這項工作不但要有驚人的體力也需要有敏銳的觀察與判斷力,當然也要有享受孤獨與長時間工作的耐力。每當要進行攀樹工作以及回到地面時,雷時生都不忘感謝大樹,他時常說要相信大樹也要相信自己。爾後想像著攀樹這項工作,能獨賞高過樹冠的美景,也必須獨立解決眼前的難題,同時要獨自負責一切安全措施,真是一項浪漫與孤獨相併的美麗存在。

攀樹這項工作,能獨賞高過樹冠的美景,也必須獨立解決眼前的難題。

偶然的巧遇,也讓人反思,當我們面對大樹與自然生命,總是以人類生存為優先考量,但能不能從此開始,我們用緩慢而友善的方式,將樹木看成一位長者,用醫治的態度去取代全然的淘汰,將樹木看成我們的朋友,當祂們為你投下了林蔭,並釋放清新空氣時,我們能誠摯的說一聲感謝。

小編幫大家親自體驗了攀樹的實況!結論就是:事情絕對沒有那麼簡單!首先腰上要綁上重量十足的安全腰帶,戴上防磨手套,確認好安全措施,第一步就要靠自己的力氣把身體撐離地面,當雙腳輕輕踩上樹幹,要靠著下半身的核心力量,找尋身體與樹木和繩索的平衡點!光是這樣就足以讓人汗流浹背了…

當一切就緒,第一步就是要靠自己的力量把身體往上拉,第一次接觸違反日常施力方式的結果就是…拉了半天依然在原位!靠著雷大哥在旁的協助,才勉強撐離了地面一公尺!但這樣就已經讓人非常滿足了!看著攀樹達人們不到幾分鐘就爬上了樹頂,我們還在地面上掙扎,頓時對這項工作更是充滿敬意。